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钟先生实力宠女友。

时间: 2019-10-19 22:55:22 | 作者:陈若鱼 | 来源: 美雅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钟先生实力宠女友。

  插画师|柠檬夏天

  长篇连载《此生终有你》第13次更新

  目录:

  1    和暧昧男一碰面,就闹进警察局。

  2    钟先生,爱了你那么多年。

  3    钟先生,怪你太耀眼。

  4    此生终有你(连载四)

  5    此生终有你(连载五)

  6    冷面钟先生,主动提同居。

  7    钟先生,你变了。

  8    黎小姐差点被壁咚。

  9    钟先生被当众调戏了。

  10  钟先生,吃醋了。

  11  白眼狼闺蜜的报复。

  12  钟先生情不自禁了。

  接上章

  盛夏已过,墨尔本正式入秋了,秋风飒飒,空气里飘着雏菊的味道,透过洗手间的小窗户,光脚踩在地板上已经有了一丝凉意。

  黎晚秋从洗手间出来,已经收拾好了妆发,钟夏夜在厨房里煎鸡蛋,蛋香味夹着滋啦滋啦的声响,她吸吸鼻子跑进去,准备好盘子等着。

  钟夏夜垂眸看看她,嘴角漾起笑意。

  “马上就好了。”口吻满是宠溺。

  她馋得像只猫舔舔嘴唇,他便把蛋盛起来放进她的盘子里,之后两人一起坐在客厅的小茶几前吃早餐。

  钟夏夜起身回房间拿了他的针织衫来给她披上,她把头埋进盘子里偷笑。

  自从上周有一次她只穿了背心裙子,他拿了衬衣给她披上之后,她就屡试不爽了,每次都故意不穿外套出来。

  他也知道她是故意的,还依然每天给她披上外套,两人默契得仿佛已经一同住了小半辈子。

  从钟夏夜出院以后,他们每一天的早晨都是这样的开始,平淡里带着小美好,有生活琐碎的样子,也有恬淡自然的温暖,连空气里都透着舒服的味道。

  黎晚秋很喜欢这种感觉,一想到未来都会这样度过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满足感包围,连那个常做的噩梦都不做了,每晚都睡得安稳。

  外婆在电话里都察觉到了她的快乐,问她是不是恋爱了,她没否认,外婆要看照片,她也大大方方地发了过去。

  在出国之前,黎晚秋打算教外婆使用微信,没想到外婆早就跟那个退休老教授学会了,经常给她发跳舞的照片来。

  外婆收到钟夏夜的照片后,发来一连串的点赞表情,说长得挺帅,夸她有眼光,还说看着面善,像在哪里见过。

  还不等黎晚秋否定,外婆就先自我否定了。

  “大概是我这把年纪见的人多了,总有那么几个相像的。”

  黎晚秋看着这句话傻笑,这算是见过家长了吧?

  她想,等春节回国的时候,她要带钟夏夜去见见外婆,否则她都以为这还是一场梦,一点也不真实,一醒来就烟消云散。

  都说人在接近幸福的时候,才倍感幸福,得到幸福的时候,却患得患失,她也是不例外。

  最近,她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钟夏夜揉揉她的头发,笑她想太多。

  可是,容易得到的,一向容易失去。

  这天,黎晚秋打工回来,跟钟夏夜一起吃了晚饭,下楼散步。高矮不一的公寓楼,在落日余晖里染着光辉,草坪四周没有修理的秋草显露出颓败来。

  钟夏夜忽然跟她说,钟夏星要来墨尔本玩几天。

  她的背一僵,顿在原地,“什么时候?”

  “就这礼拜。”

  黎晚秋哦了一声,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心里乱乱的,大概是瞒不下去了,可是,要怎么开口呢?她忽然成了她哥哥的女朋友?

  钟夏夜看出她的烦闷,扳过她的肩,帮她理了理吹乱的刘海,那道触目惊心的疤仍让他心疼。

  “没事,我来跟她说。”

  她抬头看他,清亮的眸子里写满了柔情蜜意,她笑了笑,但心里还是说不出的燥郁。钟夏星会是什么反应?会说什么话?往后,她该怎么跟她相处?这些问题把她紧紧缠绕,害她喘不过气来。

  钟夏星来墨尔本的那天,晴空万里,他们早早地等在图拉曼里机场,钟夏夜握着她的手,她挣脱,他又握上来,温柔地说:

  “怕什么?是我妹妹又不是别人。”

  正因为是他妹妹,她才觉得别扭啊。

  他们说着话,远远就看见钟夏星穿了一条明黄色的毛衣裙,在人群里很是打眼,她很快在一群接机的人里搜索到钟夏夜,顿时笑得像朵花,但下一秒看见他身边的人时,笑顿时僵在脸上,挥动的手也缓缓地垂下来,戴着墨镜看不出神情。

  “hi,夏星好久不见。”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她一步步朝他们走过来,摘下墨镜,一双杏眼看不出喜怒,像是没看见也没听见黎晚秋说的话,三步并作两步跑扑进了钟夏夜的怀里,撞了他一个趔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才是情侣呢。

  黎晚秋在一旁抿嘴笑,手却不自觉握紧,钟夏夜赶紧将她推开。

  “都是大姑娘了,注意分寸。”

  钟夏星嘟着嘴巴,松开他的手,这才看向黎晚秋。

  “第一,来墨尔本不告诉我,第二,骗我说没见过我哥,你说,该怎么办?”

  黎晚秋还没开口,钟夏夜立即揽着她的肩说:“现在,她是我女朋友了,你想怎么办告诉我。”

  钟夏星一怔,良久才低声说:“你们还是在一起了……”

  还不等他们俩做出反应,她便垂下头,双手抓着双肩包的背带,像在酝酿某种情绪之后,忽然说了一句对不起。

  “晚秋,三年前我没把你的告白信交给我哥,我也没告诉你,我哥在出国前找过你。”

  黎晚秋早就知道了,也只不过是好奇理由,虽然答案已经无所谓了,毕竟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她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没想到钟夏星忽然就捧着脸哭起来,哭得双肩颤动,说了好多声对不起,她说,那时候太年轻,从小跟哥哥亲密无间,只是怕哥哥被抢走,请他们原谅。

  黎晚秋万万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一时有些无措,跟钟夏夜对看一眼,他无奈地耸耸肩。

  “没事,我们不怪你。”

  钟夏星这才抬起头来,还不断地抹眼泪,但是黎晚秋却没从她的表情里读出任何歉意,而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仿佛她才是被骗的一方。

  这不禁让黎晚秋心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膈应,虽然她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但她们之间却好像已经很遥远了。

  回程的路上,钟夏星一直望着车窗外,心事重重的样子,一路上钟夏夜给她介绍墨尔本好吃的好玩的,她也兴致索然,丧丧地缩在座位上,不时嗯啊哦的回应他们。

  到达公寓楼下后,她一听说他们住在同一间公寓,眼里的落寞更深了。

  晚上,钟夏星和黎晚秋一同住,换做以前两人能聊到半夜,可这次各自洗漱完毕后,不咸不淡的几句话之后,就各自玩起了手机。两人睡一张床,也刻意保持着距离,不管说不说话,气氛都有几分怪异。

  关灯之后,房间里越发安静,静到能听见楼下日本姑娘在背英语单词,听见蓝楹树的树叶被风吹落在屋檐,能听见隔壁钟夏夜拖鞋在木地板上摩擦而过,忽然,钟夏星放下了手机,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

  “记得,有一年我们生日,我哥送了我一条项链,送了你一条手链,你戴了好多年。”

  “嗯。”黎晚秋下意识在黑暗中,去摸索腕上那条细细的链子。

  “其实,后来每一年他都给你送了礼物,但我都没给你。”钟夏星说,“我哥真的很好,对不对?那时候他明明才见过你一次,只听我说你跟我一天生日,他就准备了礼物。我享受了24年他的好,你说,我怎么舍得分给别人?所以,对不起。”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诉衷肠让黎晚秋措手不及,以至于她说完后房间归于沉寂很久,她仍不知道要如何回应她。

  违心地说一句没关系?可明明有关系啊,因为她的自私,她和他错过了三年,还差一点就要永远错过了。

  她说不出这一句原谅的话来,只毫无情绪的跟她道了晚安。

  两人都没再说话,但她们都没睡着,那么多年的情谊似乎一点点消散在无尽的夜色里,又或许,在钟夏星的心里,更早就消散了吧。

  黎晚秋总觉得钟夏星这句对不起似乎别有深意,但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阵,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还带着一丝疲倦的迷茫。

  钟夏星已经起床了,门外客厅里似乎有一番热闹景象,孟小枫的声音不时传来,她披了外套出去。

  钟夏夜见她出来,朝她笑笑。

  “你醒了?”

  她点点头看向孟小枫,“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孟小枫正跟钟夏星一起玩手机里的小游戏,惹得她咯咯咯的笑,他只埋头玩游戏,头也不抬地回她,“钟夏夜让我来一起出去玩。”

  她偏头看向钟夏夜,他正往烤面包上抹橙子果酱,然后递给她,她心里一暖,她不喜欢吃草莓果酱,他下班前特地绕路去超市买了橙子味的。

  她吃了一口,嘴边不小心沾了果酱,他伸手去帮她擦掉,这一幕恰好落进了孟小枫的眼里。

  “喂喂喂,别这样虐单身狗啊。”

  黎晚秋瞥见钟夏星的肩微微地颤动了一下,没回头看他们也没说话,依旧低头玩游戏。

  “啊啊,你怎么搞得,没看到敌人过来了吗?”

  孟小枫痛心疾首地把钟夏星的手机拿过去,专心致志地玩起来,她凑在一旁看,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连之后乘火车去city游玩,她也提不起兴致。

  一整天,钟夏夜都牵着黎晚秋的手,孟小枫成了钟夏星的私人导游,两人都是性格热烈的人,半天下来就熟络得像多年的朋友。

  下午去企鹅岛看袋鼠的时候,两个女生去洗手间,孟小枫凑到钟夏夜面前,一脸狡黠地说。

  “你这么无趣,没想到你妹妹倒挺萌的,你们俩一点也不像亲兄妹。”

  钟夏夜嘴角勾起一丝笑:“如假包换的亲兄妹,你别打她注意,她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孟小枫翻个白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那么多年了,你还放不下?”钟夏夜问。

  孟小枫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嘴角无意识地抽了抽,和平时判若两人的样子,望着一望无际的海面,幽幽地说:“我也不知道。”

  钟夏夜了然地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从企鹅岛回来时已经临近黄昏,他们一起去餐厅吃了饭,孟小枫不知道为何心情低落了起来,原本说晚上要一起打牌,居然也早早地告辞回去了。

  回公寓的时候,碰上在院子里刚讲完电话的蒋致南,他一看他们就挥手打招呼,迈着大长腿跑过来,一脸疑惑地打量钟夏星。

  “我妹妹,钟夏星。”钟夏夜介绍到,“蒋致南,一个小朋友,也是上海人。”

  “初次见面,你好。”钟夏星笑得一脸纯真。

  蒋致南笑着回应,不过他忽然皱起眉,又看了两眼钟夏星。

  “这个姐姐,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钟夏星心里一怔,手攥了攥衣角,甜甜一笑:“是吗?可我没见过你。”

  少年挠挠后脑勺,用笑来掩饰尴尬。

  “你找人有新进展了吗?”黎晚秋问。

  蒋致南一脸丧气地摇头,虽然那所学校上海人不多,但是已经毕业了,不太好找了,还需要时间来一个个排除。黎晚秋拍拍他的肩,安慰他,“很快就能找到的。”

  宋妈在大门处叫蒋致南回去吃饭,他又狐疑地又看了一眼钟夏星,两只漆黑的眼珠子转了转,跟他们道了再见,又迈着大长腿跑回别墅。

  黎晚秋注意到钟夏星的肩忽然软下去,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但也想不到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关联,也懒得去想了。

  未完…

  昨日错过故事的,戳这里:钟先生情不自禁了。

文章标题: 钟先生实力宠女友。
文章地址: http://www.meiyatt.com/jingdianwenzhang/81992.html
文章标签:实力  女友  钟先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