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蜕变记

时间: 2019-08-13 22:57:05 | 作者:6们 | 来源: 美雅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91次

蜕变记

  赵丽的婆婆住院了。据说她住院的原因是天天难受得无以复加,浑身没有一块舒服的地方。儿女们为了显示孝心,托人找关系动用了本市医院最先进的设备;请了本市医术最高明的医生。足足折腾了半个月。但是无论机器还是人,都没判断出她到底得了什么毛病。没辙呀,人家来就医,院方最后总得出个结果来解释留她住院的原因以及收取她高额的住院费用的合理性,于是,勉强在诊断书上写:“老年性的心肌缺血”。医生说,之所以病人会就觉得难受,那是因为心脏供血不足导致的一系列的毛病,什么头晕失眠、心烦易怒……赵丽的老公,高德拿着诊断结果回家后语重心长的对她说:你看,过去我妈脾气不好,完全是被病痛所折磨呀!”赵丽看着他那张虚伪的脸,心底冷笑一声:“放屁!她根本就没病,头晕失眠是因为心机太重,心烦易怒都是被我“惯”的。你倒是孝顺,为她过去的乖张的行为找到借口,同时也为了她今后的暴戾做好铺垫。”赵丽虽然心里冷哼,但是最终没有把这些话说到明面上。因为她觉得自己的修炼的道行不够,如果想进一步发作还需要再等一等。从婆婆住院到出院,赵丽一直没张罗去看望她。一方面由于她最近囊中羞涩,根本拿不出令人满意的礼物,婆婆可是个鸡蛋里挑骨头的人。另一方面,她心里实在也不想去。从她和老公确定恋爱关系到“奉子成婚”,赵丽在婆家一直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婆婆和已经出嫁但是还天天赖在娘家的亲生女儿是一条战线上的盟友,只要是赵丽登门,无论她是不是自带了“干粮”来的,母女俩必定不约而同地冷下脸,每次都让一头扎进厨房忙乎的赵丽诚惶诚恐。吃完饭,婆婆趁着儿子撂下筷子就去午睡的空当儿,对赵丽说:“要记住,我女儿身体不好,总是腰疼,她吃完饭就得躺着,以后刷碗的任务也交给你了!”赵丽起初没多介意,她快乐地认为多干点家务没什么了不起的,还促使她减肥呢。所以每次认认真真地刷碗收拾,把婆婆的厨房擦得锃亮。即使这样,婆婆也不说她好。当赵丽的“勤奋”变成了“习惯”后,这项工作就仿佛长在了她身上似的,没有推脱的理由。有一次赵丽把手烫伤了,伤口不能沾水。她对婆婆说:“妈,今天我的手疼得厉害,能不能让妹妹刷碗呢?”可是婆婆冷冷地看了一眼她的手说:“别那么娇气,这要是在过去,你说这话就该掌嘴。旧时候姑娘在家里的地位要比媳妇儿高。你虽然生在新社会,可是我认老理儿!”小姑子听了这话,看都没看“嫂子”一眼,就得意洋洋地去另一间卧室睡觉了。公公婆婆坐在沙发上监督着赵丽把厨房收拾干净,不顾她疼得龇牙咧嘴。结果,赵丽的手红肿发炎了一个星期。高德不会发现这样的细节,也看不见赵丽投来求助的眼神儿。因为他那时不是躺在床上玩手机,要不就是在沙发上“葛优瘫”,悠闲地换着电视频道。回到自己家后,如果赵丽抱怨的次数多了,就反到成她的不是了。高德嫌她事儿多,不厚道。他甚至还觉得赵丽说了他妈,他妹妹的坏话,罪不可赦。为了达到捍卫“亲人”的目的,他把眼睛瞪得巨大,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为了避免吵架吓着儿子,赵丽一忍再忍,久而久之,她养成了“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的习惯。一晃五年过去了,赵丽的隐忍没有感动婆婆和小姑子,反到让她们觉得她好欺负。这对母女无论是谁遇到不顺心的事儿,都第一时间想到拿赵丽出气,她们挖苦她、嘲笑她、戏弄她……要不是打人犯法,恐怕她们早就动手了。慢慢的,赵丽的心态也逐渐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源于对比,与同事的,与闺蜜的。她们秀起幸福来,一点也没给赵丽“留情面”。于是,赵丽开始对自己持有的“尊老爱幼”的中华传统美德发生质疑。赵丽照了照镜子,开始审视自己。论长相呢?自己的模样也算周正;论经济条件?自己完全可以挺直腰板儿,婚前父母就给自己准备了房和车;再论职业?她虽然在一家效益不太好的企业工作,但是养活自己真心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有了答案后,她反复地在心里问自己:“赵丽,你这么忍下去,有必要吗?什么时候才是头儿呢?”于是,她到了婆家后虽然还是主动干家务,可是明显有了任劳不任怨的味道。面对婆婆和小姑子的抢白,她也有时反唇相讥。和她们的“牙尖嘴利”比较起来,赵丽笨嘴笨舌吃亏的次数偏多,可是她没有气馁,甚至认为此举最终将会为自己处境的改变打下初步基础。这次,婆婆住院,赵丽决定继续挫一挫她的锐气。她咬着牙一直没去看她。不是她的行为过分,她心里很清楚,婆婆根本就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赵丽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原本以为“愚孝”的丈夫要闹翻天。可是出乎她的意料,他却表现得很平静,不知是何用意。赵丽感觉,这平静不正常,背后肯定蕴藏着什么阴谋。起初,她决定以不变应万变,静待事情的发展,可是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她下定决心主动终结这一切……婆婆出院不久,赵丽的妈妈也因重病住院。本地的医生束手无策,开了转院手续,让病人尽快去北京或上海的有名医院做手术,他们说即使选择了手术,病人都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兄弟姐妹能去的都去了,但是赵丽却没有去。因为她自己的儿子也病了,咽炎转成肺炎,高烧好几天了。急得她安排儿子在本市住了院。赵丽的心里压力巨大,觉得自己随时都能崩溃。因为她一方面强烈担心母亲,另一方面又放不下儿子。其实,赵丽心里明白,即使儿子没生病,她也不一定能去陪伴母亲。因为除了自己之外,谁能替她照顾好他呢?婆婆?小姑子?能指望上吗?肯定不能啊!赵丽默默地叹了口气。高德此时正好出差在外。听赵丽在电话里提到儿子住院的消息时,他正在和同事打牌,已经输了五百多。于是,他极其不耐烦地说了几句后就挂断电话了。他以为孩子就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其病情只是被赵丽夸张了而已。可是,挂了电话后,他也有些担心了,终归是亲生的骨肉呀!于是他就又拿起电话来,打给自己的妹妹,让她去帮医院赵丽照顾孩子。小姑子表现得非常“深明大义”,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在赵丽身边给她哥哥打了个电话:“哥,我到医院了啊。你放心吧,我肯定帮嫂子照顾好孩子!”。赵丽见“帮手”来了,感激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呢,小姑子就大大咧咧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开始玩手机,根本就不看一眼病床上脸烧得通红的小侄子。赵丽此刻却没心情和她置气,心急如焚地关注着正在输液的儿子,每十分钟更换搭在孩子额头的湿毛巾,顺便检测他的体温。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两个小时后,儿子终于退烧,睡得也相对安稳一些了。赵丽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这时小姑子可能也注意到了赵丽这轻微的放松,她伸了个懒腰,把手机装进兜里后,站起来走到赵丽的身旁问她:“孩子没事了?”赵丽没有任何戒心,点点头回答道:“嗯!谢天谢地,孩子终于退烧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把洗毛巾的水盆端起来,打算去水房倒掉。可是小姑子却拦住了她,即不客气又不合时宜地问道:“赵丽!你当妈倒是假装很合格,但是你当儿媳妇怎么那么差劲儿?你知道‘不孝’两个字是怎么写吗?”画风转换的得太快,赵丽有点跟不上节奏,疑惑地望着她。这个小姑子虽然平时虽然非常不着调,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对她直呼其名呢!见赵丽愣在原地,她又接着说:“咱妈从住院到出院,你非但没去照顾,甚至都没露面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她知道小姑子口中的“咱妈”说得是自己的婆婆,可是这个词却提醒了赵丽:自己的妈妈此刻正在几百公里以外一家知名医院的手术台上呢。刚才是太紧张儿子的病情了,怎么就忘了自己的妈妈也在重病中呢!就这样,愧疚一下子如排山倒海般地袭来,将她吞噬……赵丽愣愣地站在那里,任泪水却蒙住了双眼。母亲处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可是自己竟然为了儿子而放弃了陪伴她的机会。小姑子说得没错,她就是不孝呀!但是与在婆家的处境不同,赵丽的兄弟姐妹以及母亲本人,都理解她的难处,知道她不能亲临手术现场,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出来责怪她。小姑子看见赵丽哭了,无比得意。她以为是自己的质问让赵丽心虚得流泪,脸上几乎要浮现出胜利的笑容了。看着跋扈的小姑子,赵丽心里恨极了。恨不得上去一把撕烂了她那张让人无比厌恶的脸。但是本性善良的赵丽最终还是忍住了冲动。她擦了擦眼泪,迅速整理了思绪。片刻后,赵丽平静而冷淡地反问小姑子:“我‘不孝’,不是你们逼的吗?我问你,你妈是真病了吗?真病了为什么还在住院期间天天溜出去跳广场舞呢?我没去看她,自有我的道理,但是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没大没小地教训我?你忘了该称呼我什么吗?”小姑子虽然惊讶于赵丽这次的“伶俐”,但是也表现得毫不示弱:“你指望我叫你‘嫂子’吗?对于我来说,那并不是什么尊称,我哥娶了谁,我都要叫她‘嫂子’,你并没有什么特别。况且,你马上就要失去这个身份了,等我哥回来,我们全家会商量一下怎么解决你的问题,你好自为……”她没说完就顿住了,因为她发现赵丽笑了,而且还笑出了声。小姑子不知道,那是赵丽被气急了的表现。她只看见赵丽笑着,慢悠悠地问她:“你以为你家是英国皇室吗?我快要失去什么身份了呢?王妃吗?”小姑子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接话才能给予赵丽最有力的反击。可是赵丽没给她继续思考的机会,又说:“别冒充什么高贵血统了。据我所知,你现在还在靠父母和你哥的救济活着呢!不劳烦你们商量,我并不需要“你嫂子”这个身份,你现在就滚回去,告诉他们我的决定。”小姑子哪里在赵丽身上吃过这样的亏,气得满脸通红。她转身就走,留下啦一句恨恨的话:“和我哥离婚那天,你别后悔就行!”赵丽乘胜追击,对着她的背影回答:“我也告诫你,先经营好自己的婚姻,解决了温饱问题,再去折磨你哥的下一个老婆吧!”半个月后,赵丽的儿子彻底痊愈,她的妈妈也转危为安,从上海回来了。赵丽回到父母家里,心怀愧疚,她把头深深地埋进妈妈的臂弯里,连声说着“对不起”……可是妈妈却温和地对她说:“孩子,不要自责,我知道你的处境。这些儿女中,我最担心你,因为你最善良,善良的近乎懦弱。”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怜爱地抚弄着赵丽的头发。“你看看你,才三十多岁的人,都有好多白发了。孩子,不要再委屈自己了。妈妈是从鬼门关回来的人,知道了生命的可贵,所以我不想让你再忍了。生活中如此,工作中也如此。孩子,记住,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和你爸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后盾。”第二天,赵丽拿了张请假条去了公司。她把它放到了自己的主管领导面前,对她说:“孙姐,我家里有事,请假三天!”那毋庸置疑的口气连孙姐听着都很陌生,她疑惑地抬头看了看说话的人,确认她就是自己平时认识的最听话的下属。见果然是她,就开口回答道:“你不能再请假了,有好多工作等着你呢!况且,你不是答应还要给周岩替班吗?”赵丽说:“我改变主意了,谁家没点特殊情况呢?!她的班爱谁替谁替,我没有这个义务,您要是有意见,我们在李总办公室见!”说完,赵丽头也不回地走了。这回,孙姐愣住了,她摇摇头表示不解,难道她印象里从来不会说“不”的老好人今天吃“枪药”了吗?回家的路上,赵丽给老公打电话:“喂,高德,早回来了吧!别躲着不见呀!咱俩早就该好好聊聊了!”

文章标题: 蜕变记
文章地址: http://www.meiyatt.com/jingdianwenzhang/62733.html
文章标签:蜕变

[蜕变记]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