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树和无脚鸟

时间: 2019-08-13 21:43:41 | 作者:6们 | 来源: 美雅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树和无脚鸟

  如果那天没有去摘李榕的文胸扣子呢?阿飞一个人站在手术室外想。想到一半,李榕被医生搀扶着走出手术室,阿飞赶紧上去接着,医生没有像电视里一样给他任何责怪的言语和怪异的眼神,只是如平常说话一般的口气,叮嘱了他一些打胎以后应该注意的事。阿飞脸上滚烫,不时嗯一声,但实在是什么都没听进去,那时候他只顾着盯着自己的鞋和前面十厘米的地板。“这里我一定不要再来第二次了”阿飞这么想,整理了混乱的思绪,才注意到她脸色苍白紧咬嘴唇。“你,疼吗?”“累了,先回家吧”刚刚经历这些的她显然不想说话。两个人各怀心事,回到了出租屋。阿飞小心翼翼扶她躺下,倒了一杯热水,坐在她身边,她闭着眼睛,眉头紧锁,整个人蜷缩成一团,面向床的另一侧。阿飞从未见她这幅样子。轻轻亲了她的脸蛋,她没做任何反应。拉过旁边的薄被给她盖上。“我出去买点饭,你想吃什么吗?”“别去外面买了,给我煮碗粥吧 ”“不行的,你得吃点东西,我去买饭”“一会吧,等我睡着你再去”李榕心里很矛盾,跟学校请了假,实在不想在这个出租屋里一躺好几天,但无处可去,打胎这种事如果告诉父母,向来观念保守的父母怕是要吃了她。别人的话,在这座陌生城市,她还有谁可以依靠呢?今年大三的她和他,从高三就在一所学校,很幸运的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因为艺术类的院校少,两个人高中成绩又都一般般,高考结束,就约好报了同一所省内的本科院校。只是不在一个班级,她学的声乐,他学的舞蹈。阿飞是个帅哥,有一张无可挑剔的脸。如果有女孩不喜欢他,可能是是因为他173的身高,但绝不是因为他的脸。从高中到大学,总有无数的女孩明知道阿飞和李榕在一起,还是会在没有李榕的课堂上、校园的小路上想方设法跟他表达爱意。他不算专情,但也没有背着她去跟其它女孩约会。李榕平时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如果遇到这种烦人的女孩,是敢堵在女孩班门口破口大骂狐狸精的,这种事她做了不止一两次,阿飞从来不拉着,也拉不住。怀孕是个意外,也不是。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阿飞和她做从来不戴套,每次到紧要关头就拔出来射在外面。在发生这次的事之前,阿飞仍因为自己绝佳的自控力沾沾自喜。李榕身材很好,尤其她的歌声动听得像一只黄鹂鸟,但她皮肤黑了一点,性格泼辣,出了名的不好惹,她甚至对他所有的兴趣志趣和朋友都漠不关心。她只要他是她的就好。在高中为什么会跟她在一起,阿飞自己心知肚明,那是她为他精心设计的小圈套。她喜欢他,当时班里所有人都看的出来。有一次同学一起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阿飞被要求单手解开她的文胸扣子,她当时一脸娇羞,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她那天晚上格外动人。阿飞不但极为熟稔地解开了,还被灌了很多酒,之后和她发生了关系。第二天她就堂而皇之拉起他的手走在校园里,像一只昂首挺胸的骄傲的大鹅在巡视领地宣示主权。她像是一只炽烈燃烧的火烈鸟,从不关心他是否真的喜欢自己,也从不在意他身边意味难明的眼神,她以为得到他的人,就得到了他,至于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哪里会有她的对手?阿飞心里清楚,爱上一个女孩不是这种感觉。即使她因为自己打了胎,但这种愧疚之情,也许会成为她栓牢自己的又一个把戏呢?阿飞在遇到她之前遇到过一个令自己心动的女孩,在高一那个青涩的年纪,他其实已经是个情场老手。但和她单独在操场上散步的时候,一旦俩人之间距离小于三十厘米,阿飞就会脸红心跳,然后马上把距离拉远。但那段未来得及开始的感情,匆匆收场。有人告诉阿飞,他不舍得染指的那个女孩被学校里一个出名的坏学生钓上了,并亲眼看到两个人在操场坐着,那个人的手在她的身体上粗暴地揉捏。这摧毁了阿飞对爱情不真切的幻想,他从未如此珍视一个人。他视为观音娘娘手中的羊脂玉净瓶般的女孩,那个不容亵渎的女孩,原来不是坠落凡尘还高不可攀的仙子,她只是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女孩。“你在想什么呢?”李榕看着一脸心事的阿飞。“我在想,我有个朋友,在酒吧驻唱,就是我们学校斜对面那一家,你知道的。他拉我一起去,我可以跳舞 ,这样我们能赚到一些演出费。你知道,这次手术,我借了不少钱。”“我不同意”她总是心直口快。她清楚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场子,更知道阿飞在舞台上肆意表达自己时的魅力,也许还有她不愿意承认的:阿飞并不是一个拘泥传统恋爱关系的人。她时常会翻看他的微信,qq,微博。他手机里所有的联系人,她都知根知底。她在他身边的第一天起,就想让他身边的牛鬼蛇神无所遁形。但她没有能力帮他偿还债务,她只能接受阿飞的决定。她从来不去阿飞的场子里看他的表演,她会受不了台下热辣的眼神。她也知道,一旦自己在那里发脾气,他不会像容忍自己在学校里破口大骂那些小浪蹄子一样容忍自己。阿飞开始不可避免的晚回家,对李榕的耐心也越来越差,李榕看着阿飞日渐隆起的啤酒肚,想着如果自己没有去打胎,是不是也就这么大?那如果,当时选择把孩子生下来呢?熟睡中的阿飞好像没兴趣知道她心里的疑问。她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比如和其它男生假装逢场作戏来引起他的注意,但她自己制造的流言蜚语好像全学校都知道了,除了阿飞。她重新自导自演精心策划的所有剧本,没有像高中一样获得自己想要的结局。阿飞出轨了,是在去酒吧工作的第六个月。对方不是酒吧里的女孩,是在朋友攒的局上认识的,学校里一个身材曼妙又温柔娴淑的女孩,她知道李榕。但是阿飞遇到她时的不顾一切让她神迷,她开始只是想随他荒唐一次。直到她意识到他肆意散发的荷尔蒙已经彻底攻陷自己的阵地。她找到了李榕,李榕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喜欢眼前这个女孩。她美丽温柔平静,却有力量,而且,她的眼神告诉自己,她比自己更知道怎么去抓牢阿飞这样一个人。“请你好好对他。”李榕起身,这句话是李榕对与阿飞有关的人和事,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会的”,她平静而坚定。

文章标题: 树和无脚鸟
文章地址: http://www.meiyatt.com/jingdianwenzhang/62710.html
文章标签:无脚鸟

[树和无脚鸟] 相关文章推荐:

Top